“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”征文:城市的距离越来越短

作者:佚名 资料来源:网络 点击数:    有奖投稿

“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”征文:城市的距离越来越短

文 章
来源 莲山 课件 w w
w.5 Y k J.cOM公文

“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”征文:城市的距离越来越短

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四十年艰辛奋斗,四十年沧桑巨变!40年历史变迁如洪流滚滚而过,我们的家庭、婚姻、事业、生活裹挟其中,或主动或被动地发生了深度变化。

为全景记录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,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自2018年3月26日起,开展以“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”为主题(题目可自拟)的征文活动,邀您动情讲述。

今天我们为大家选登的是网友@糊涂老马:城市的距离越来越短

“人是‘地仙’!”——母亲生前最爱说这句话。

小时候,听奶奶说,父亲早年赴北京求学,要乘小火车出国到安南(越南)的河内,转海防乘轮船到香港或上海,再转坐火车到北京,历时一个多月,那是在上世纪的20年代。

又听母亲说,大哥19岁时,随军医大学从昆明迁往安顺,又从安顺迁往上海乘大卡车去广西金城江途中,曾在号称“鬼门关”的“七十二拐”翻车受了伤,几乎送了命!那是在上世纪的40年代。

一位哥哥到北京上学,在小火车南站(今塘子巷)坐火车到沾益,转汽车到贵阳,再转汽车到广西金城江后,才乘上火车到北京,历时也近一个月,那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。

一位哥哥下放西双版纳,坐汽车一个多星期才到达目的地,那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;我离开家乡,乘大卡车去滇东北乌蒙山深处某矿支援矿山建设时,从昆明经曲靖、宣威到达那里,也要三天之多!那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。

可谓云南交通之难,难如上青天!


50年代火车

后来,我们兄弟姐妹分别在省内、省外和国外的不同地方学习或工作,又不时到处出差,常常早在一个地方,晚到了另一城市,写信回来给母亲报平安时,母亲又发出了“人是‘地仙’!”的感慨!

1966年5月,我第一次去北京参加冶金部矿山机械现场会,因昆明没有直达北京的火车,是乘飞机到成都,再转乘火车到北京的。

1972年2月,我第一次去上海、南京参观学习,是乘火车到武汉,转乘轮船,沿长江顺流而下,先到上海,再乘火车到南京的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期,“四人帮”倒台后,母亲就以70多岁高龄,第一次从昆明乘火车到桂林、武汉,又乘轮船到芜湖、南京、上海等地旅行,亲身体验了那一日千里的现代发达交通,又一次发自内心感慨地说:“人真是‘地仙’!”


70年火车

xz拉萨在人们的心目中一直是那样的神圣和遥远,那样地高不可攀!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六哥到那里出差。当天吃晚饭的时候,我那3岁的女儿还等在大门口,不肯回家吃饭。问她:“为什么?”她回答说:“我等六伯,他到西站拉沙,为喃样到这阵还不回来?”

我们和母亲都笑了,笑得女儿莫名其妙。原来,为给老屋拣漏,我带她去过西站,拉过沙。所以,她知道西站离家很近,拉沙很快,就把xz当作“西站”,把拉萨当成“拉沙”了。

我告诉她说:xz是一个很远、很远、很美丽的地方;拉萨是一座很高、很高、很神秘、很神圣的城市!六伯去那里出差,要一个多月以后才回来……使她听得更加糊里糊涂!现在,到世界屋脊xz的火车早就通车了。


80年火车

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在女儿5岁那年,我带她乘火车到北京要三天三夜。再转乘火车到哈尔滨,又从大连乘大轮船漂洋过海到上海,历时一个多月,让她初开眼界,使她那幼小懵懂的心里初步认识到我们的国家是那么的大,比昆明大的城市是那样的多。

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经济建设的突飞猛进,全国的交通状况也得到了飞速的发展,迅速快捷的水陆空交通网络在全国城乡蔓延,云南和昆明也不例外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,世界“变”得越来越宽;城市与城市、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距离却“变”得越来越短。

如今,高铁、动车的开通,到北京、上海只要几个钟头。

古人乘船“朝发白帝、暮至江陵”算什么?

母亲要是还健在的话,又将发出怎样的感叹呢?徐霞客、俪道元能活到今天,又如何续写《滇游记》、《水经注》后传?

文 章
来源 莲山 课件 w w
w.5 Y k J.cOM公文
最新公文

点击排行

推荐公文